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相聚清江

1969年元月16日我们乘东方红34号轮船赴利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批上山湖北利川的武汉知青,在网上的家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山里的汉子--我的兄长牟大汉 (作者:清风挽袖)  

2014-05-16 11:38:48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父亲猛击一掌后赞许:好一条大汉,是块扛枪架桥的料!
    父亲喜欢用这种过去筑堡架桥的战事标准来审视来家找我的朋友。然尔,在我所有的朋友中,能够享受到这样礼仪的,惟独大汉一人;是因为那尊全然不像巴人后代的魁梧身板,还是因为他那双桀骜难训却又不失崇敬的精明眼睛?他轻尔易举地得到我父亲的认可。
    大汉姓牟,是我做知青时,在遥远的利川山寨里结交下的土家猎手。那时我不曾想到,大汉将以各式各样的面孔多次出现在我以后的生活中,如同我现在以一个近乎亲属的身份陪伴在大汉的病榻前。
    这些天,我放弃了一切的交际应酬。只想好好地陪着大汉说说话,因为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,如同已经逝去的华年,临危的大汉即将终结最后的人生旅程。此时此刻,大汉一直的忽视着我的无奈与悲哀,坦率的宽慰我;
    弟娃莫不出息,吃多五谷杂粮,总会落个毛病。就像那年带你进山去看的那棵大树,树也会老的,人不去砍,也会被一阵山风吹倒!
    还记得那年我清江放排路过你那里说过的话吗?
    记得。那是我离开利川齐岳山梯田,走向恩施清江边工厂的第五年某个夏日;大汉一幅紧身装束;黑帕缠头,马甲敞胸,七分裤,绑腿脚。肩背一个花背篓,手拿一支长钩杆走到我面前说;我想弟娃了,就找了一个放清江排的公家事,好顺道来见你!
    我明晓这是一份难得的兄弟情谊,更清楚前来的水路是何等曲折。清江放排往往是在山洪爆涨时节;放排人要日夜行走在根本没有山路栈道的峡谷中,时常用长长的钩杆将堆积在石缝浅滩的木料重新推进江水里,借滔滔洪水把满江散漂的木料送到宜都的长江口。沿途的艰辛远远的胜过了峡江放排,数不清的激流险滩,悬石深潭会时刻夺人性命,不是一般汉子做的事情。
    大汉却喜欢这个危险工作,竟文绉绉的对我扯个理由;弟娃,你是饱汉子晓不得饿汉子的饥。你是从大城市里旅行来的人,看见过几多的飞机洋船?等我旅行过些打烂脚杆杆的鬼走的路后,肯定去听一次火车叫声,那就算值得!
    我一直认为;大汉的灵魂就是被那次听到的火车叫声勾引出山外了。因为六七十年代过度的砍伐,连绵的原始森林已不复存在。古老的猎手职业就要消失,这意味着大汉必须选择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;做个劳作在梯田间的农民?不会。梯田间永远不会回响着火车的鸣笛。就那么放排一辈子?也不能。清江水永远无情地吞噬着汉子的性命…….
    正在为远去的大汉担忧时,我收到了父亲的来信:你的农民朋友送来一只猎获的黄羊,活的。他在家里住下不愿再回山里,我已为大汉寻找到一个工作,暂且安顿云云。释然中我暗生忌妒:这个大汉好手段,轻轻松松就赢得我那位严厉古板父亲的喜爱,竟破例为他找个工作,堂尔皇之的居住在我梦寝思归的家乡!
    这样蛮好,至少大汉可以时常陪伴在我父母身边,排解掉子女个个在外的寂寞,而大汉那些擒羊猎兔的手艺一定会使乐此同道的父亲欢快不已,绝对有助于刚刚回城工作的父亲身体康复!
    当我完结对大巴山的人生旅程回转武汉时,大汉却远奔新疆。用我父亲的话来解释我的责怪:去年新疆的吴师长来看我,这老少一见如故,喝完酒就要跟着你吴伯伯跑,说是要开大眼界,我也懒得拦,由着他野吧!我早就看出那小子天生是个端枪的命,一个小小的山头停得住他?
    也是,大汉本来就是个野性汉子拘束不得。以后的许多年里,除了偶尔寄来几封请人代笔的问安书信和新疆葡萄干,大汉在我的生活中仿佛消失,像梦影一样,暗示着他的存在。我知道;现在的世面对于没有文化的大汉来说,是一个挑战。
   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下去,直到我在泰安参加95年度全国机械技术标准研讨会。接到一个令我惊喜不已的电话;兄弟,我就在泰山脚下做挑夫,好不容易从娘娘[我母亲]那里得知你的手机号码…….
    再见大汉;依旧的魁梧,依旧的豪爽,只是那些魁梧与豪爽中间夹带着许多的沧桑。这不仅仅是岁月的磨痕,也不仅仅是眼界的拓展,果然,大汉用梁山头领般的口气沉静地回答了我的狐疑:吴师长过世后,我在新疆混的艰难,许多工程款被东家拖欠不付,只有带着一帮弟兄来泰山讨饭了。当晚我睡在简陋工棚的木板上与大汉聊了很久很久,一起回忆起遥远的齐岳山遥远的清江河……
    日子还是这样平静的过了下去,直到我被国企改制的事情纠缠的焦头烂额。一日开完改制小组的例会,心情极度焦躁的回母亲家探望,惊喜的发现大汉靠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小憩,面孔清癯消瘦。母亲拦住了我的拥抱:让他多睡会,他这次是为看病来的,明天你再忙也得抽空带他去陈教授那里看看……..
    陈教授十几年前在我父亲那里认得了这个他也感冒的山里汉子。这是他头一回为大汉检查身体,从教授仔细繁伉的诊断过程中,我预感到一丝不祥。大汉却对此不然:我去过州医院的,烦请陈教授直言,我到底能活多久?
    大汉是带着疑惑坐上开回大山里的客车。我想送他回家,却被坚决阻拦:兄弟,我知道你现在的苦头,那么多人指望着你们几个头头吃饭,你的时间金贵啊!莫为了我一个人耽搁了你们重要的大事,我命硬朗的很,也许再扛个三年五载!
    咳,我的山里兄长,我知道你是为我做想,你也一定明白你的命势硬不过阎王!我只唯愿你在世的时间延长延长再延长,你已经扛过了五年,那么就再扛他几个五年?我还知道这样的想法有点自私,也知道你创办的山民旅游公司在急迫的期盼着你的康复归来,更知道你得时刻忍受着病痛的折磨。但是你听见陈教授来病房巡视过你病情后对我说的话吗:这汉子命硬,我要想尽办法让他活几年!
    哦,你一定听清楚了陈教授的话。因为我与你紧紧相握的手掌中,隐约地感觉出一阵轻微的蠕动…
 
    [敬告我的同程好友,近段时间我不能来。我得陪伴病人度过这段难熬的时间。清风挽袖匆匆草于大汉安睡时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-6-4 13:08:26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