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相聚清江

1969年元月16日我们乘东方红34号轮船赴利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批上山湖北利川的武汉知青,在网上的家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  

2014-05-26 13:31:36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 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 - whzqxjlc - 相聚清江
  
     一笛幽忧和风.那只船儿便朝着峡谷幽处飘去.撩开随身伴随的薄雾,迎迓始来沾面的萧雨.
    凭个栏儿眺眺:岫峰峥嵘依旧,水波涌涛依旧,烟云缭绕依旧,霏雨缠绵依旧!应是乘舟人老之将去?合该添加出几分的惆怅几分的迷蒙来,心绪极像周遭缥缈的江之风与岚间月.去询峡江;你今夜还要摄取多少游人的乡思与离愁? 
    我行峡江,若入襁褓:自身的架儿由着舷棹调拨的突上兀下,自身的影儿随着山水蜿蜒的曲去折来.入了眼的总是些嵯峨的磅礴,铭进心的仍是些难了的忘却.刹那间钩沉思海;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!于是我便释怀:我曾经把魂魄儿放在这里过的......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绝壁  栈道  纤夫石 
    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 - whzqxjlc - 相聚清江
    噫吁唏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......久远的那个春天;李白诗咏出峡江的行险,于是发出危乎高哉的感叹!斧削如光的岩壁,万千年裹挟着桀骜的江水逶迤东奔.夹岸漫现决绝的绮丽:瞿唐摩崖,骚客的惊墨篆刻出厚重的巍峨.巫山群巅,独伫的神女幽思着娟秀的悱恻.西陵洞藏的兵书宝剑依旧迷惑神奇!连绵之间便衍生着沧海桑田的意味:即便是江流之清浊的更换预示着时光的须臾?即便是云雨之舒骤的变叠亦成为经年的殷勤!是又如何?这就是峡江的亘古:沧然还昭美丽,古老却现年轻!如此如是才有了朝朝之初阳,暮暮之夕霞;用既既刻刻的烟云雾雨轻轻地拂拭着焕发容光的面......
    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 - whzqxjlc - 相聚清江
    我曾经忐忑行过峡山栈道:步履踌躇而犹豫,神情恐吓却憧憬.行路难,平坦则身捱过,逼仄一直惶恐:畏身下的凶涌波旋,瞥不得,亦思不得!心蹦几许?由此想起崖畔行走的纤夫:伊在施力时的艰难,一定是手足相抵,匍匐寸移步履着的,一定是负荷着粗砺竹缆于黢健的肩背上,淌着永远淋漓的汗水,吼着高亢激昂的川号;在激流而上的岁月里,把全部的欢声苦语送给了无尽的脚礅凹凼和纤夫石......凹凼密密兮,纤石森森!又怎能忘却峥嵘光阴的流逝呢?也应该借这深深磨痕对我们叙说点过去故事;是些个舟覆人亡的苦痛么?是些个闯滩过险的欢欣么?抑或是些个搏流击浪的豪迈?再抑或是些个晚舟滩泊的轻闲?就算句句是些个故言,现在的我们听过之后,也必将会激动莫名的.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润雾  轻烟  秋夜雨
    巴山夜暮来的早.才过晌午,便觉查到阴霾;隐约雾霭不知何处生起:幽幽地纠缠着你的身遭,极像是晕染过一抹淡淡的石青,裹携着薄润的水气,散发着松叶针的辛香.美不过此.巴东城的老汪陈白我;这就是峡江固有的润雾,总归于多些个秋山暖水焕发出的气韵,馈与你难觅的清新哦.....瞄够了就去喝茶! 
    黄桷树盖下.在吊脚楼里啜点闲茗是件很快活的事情.远远观望着群山皱褶;土族人家的炊烟缭缭,缕缕轻烟初急终徐,是白却蓝.融入欲垂的润雾时,若一袭披护在江岚上的青色薄衫儿,很是一点绰约.向峡的晚风嬉撩着渐厚的润雾:一但合宜,便把润雾搓揉成潇潇的秋雨,把些淅沥的沁凉洒向我微薰的面庞,竟让我不知晓的幻觉出如此梦境;巴山夜雨秋涨池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橘  黄釉  白藤椅
    峡江红橘很出名的.与江南地黄岩南丰的蜜橘比味.每临探亲,我总是在万洲城江畔农家的果篮里取好些亮红形圆皮薄味甜的橘子,装进垫有松针的竹篓里带给故乡亲眷和朋友品尝.....万州附近梁平的甜釉也讨人欢喜;数十个剥去黄壳表皮,用留有浓香的双手绳穿为链,学个取经沙憎一般的佩在身上,这等的摸样立刻缀成当地一个热闹的景儿! 
    白藤椅自然是峡江特产.巴山人编织精巧,色白轻便,摆在家中客厅亦不失典雅.这可是下游人家家家喜欢的物什呢!......客人一只只一排排的安绑在归舟的舷边,就像船儿四周簪漫了绚烂的山花,欲准备妩媚地迎候着明晨赶来送行的朝阳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里江陵一日还
    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 - whzqxjlc - 相聚清江
    北斗斜横了.鱼白初浮了.送客的朝阳似乎依依难舍,未曾露出全个面庞来.沉沁在晨曦的白帝城隐约挽留......许多欲归的心留得住么?下行的客舟利索拔锚离了岸:先前抖擞地笛了几声,便掉头划了一个漂亮的狐圆,大大咧咧地搅碎了满江的金影,一个轻悄的转身就投入了峡江的怀抱,急匆匆的向着东方撵太阳去了...... 奉节.巫山.云阳.官渡.姊归,香溪......客舟行在浪托峰拥间;夹岸绮丽的风光不曾仔细品嚼,轻舟早已在不尽流连的眷念中渡过了万重的江山!船头放眼:峡江尽处便是宏伟的葛洲坝,一直焦躁的江流终于在南津关里平和下来:宽宽的,清清的,柔柔的,静静的.如同母亲宽厚的温柔.我知晓:行过了这里的山水,便会抵达鱼火点烁的江陵平原.真真的千里江陵一日还!我更知晓:数过了今晚的星星,明朝的黄鹤白云城一定会用梅花影合玉笛声,在龟蛇两山的欢拥下,为我这个无羁的游子敞开故乡的家门.
    峡江的回忆 (作者:清风挽袖 ) - whzqxjlc - 相聚清江
    再会峡江.我永远难以忘怀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对1980年的峡江追记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